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QQ新闻 > 正文

腾讯马化腾的企鹅商业帝国

2013年12月10日 QQ新闻 ⁄ 共 2632字 ⁄ 字号 ⁄ 阅读 1,118 次
在即将结束的这一年中,马化腾做得更好。他的权力正在膨胀。依托QQ与微信建立起的广泛影响,正在改变人们的生活形态,并使腾讯获得了更大的想象空间与商业权力。

像可口可乐主义和苹果主义一样,伟大的公司总是能建立一种生活方式,一种主义,一种意识形态。依照这样的标准,中国至少有三家公司有望晋身“伟大”——李彦宏的百度、马云的阿里巴巴和马化腾的腾讯。在即将结束的这一年中,马化腾做得更好。他的权力正在膨胀。依托QQ与微信建立起的广泛影响,正在改变人们的生活形态,并使腾讯获得了更大的想象空间与商业权力。

“他是(中国)最有权力的科技企业家。”美国《财富》杂志在稍早前揭晓的2013年度50位商界风云人物榜中给予他这样的评价,并且将他排在特斯拉CEO埃隆·穆斯克、维权投资者群体之后,成为“第三商界风云人物”。

“今年,马化腾的互联网帝国—腾讯公司成为中国最有价值的非国有企业,市值超过950亿美元,这要归功于1月份以来该公司股价蹿升了61%(2004年上市以来,腾讯的股价已上涨近100倍,没写错,是100倍)。作为联合创始人,马化腾成为中国大陆最富有的科技企业家之一(估计他拥有净资产100亿美元,合609亿元人民币,仅次于百度的李彦宏,排名第二);而且应该说他是最有权力的科技企业家。马化腾先用QQ征服了中国市场。现在,他把目光投向了海外扩张——据报道,进入11月份之后,腾讯开始竞购Snapchat的股份。后者是一家美国照片分享服务供应商,用户群体庞大。去年,腾讯和美国游戏公司动视暴雪签署协议,成为《使命召唤》中文版的独家发行伙伴。马化腾的视野已经延伸到国外,也延伸到了科技领域以外。今年,他开始在国际市场大力推广微信。11月份,马化腾和中国另一位互联网亿万富翁、阿里巴巴创始人马云携手推出了中国第一家网络保险公司。分析师们对此的反应是:“啊?保险?”看来,这位科技领域的明星人物已经在规划自己的下一步了。

马化腾正在改变中国,不仅仅是商业格局,而是整个生活形态。当人们每天都用QQ和微信进行社交活动时,当他的老对手周鸿祎正在调侃“企鹅帝国”、“北极公司”,而他的下属则通过微信交流奇虎360公司与腾讯诉讼的进展时,马化腾充满了戏剧性,成为一张斑斓脸谱。人们也借此意识到,这个曾经的“励志人物”,如今已经成为了真的“国王”。

腾讯马化腾的企鹅商业帝国

事实上,多年来马化腾一直试图建立一个真正的商业帝国。他此前的努力并不十分成功,尽管腾讯成功地在香港联交所上了市。但5年前的那场全球金融危机改变了腾讯的命运。

那一年金融危机和大萧条猛烈地袭击了每一个国家、每一个行业和每一家公司。一切看起来毫无希望可言。除了乔布斯和他的苹果公司。

马化腾的公司同样在大萧条中毫发无损。马化腾和他领导的企鹅帝国,不但未尝被寒冬摧垮,反而像帝企鹅一样不惧风暴、挺立严冬。腾讯公司的市值并未因金融危机而缩水,它的业务并没有萎缩,反而在人们需要抱团取暖的心理慰藉中蒸蒸日上。虽然此前马化腾一直被认为是中国互联网行业年轻的领导者之一,但是直到2008年人们才相信,一只企鹅可以控制中国。从那一年起,马化腾的帝国版图开始急速扩张,一个真正的“帝国”呈现在中国商业版图上。

如果没有周鸿祎,马化腾将建立一个封闭的帝国,但周鸿祎改变了腾讯的方向,逼迫马化腾呈现出更加开放的姿态。

周鸿祎是360公司董事长,当他的公司与腾讯产生冲突时,他跳了出来,试图以挑战者、受害者与弱者的姿态,壮怀激烈地与企鹅帝国进行一场决斗。

与马化腾一样,周鸿祎在中国互联网行业的口碑并不好,他的职业履历包括曾供职于3721公司与雅虎中国,这两家公司都曾为中国互联网用户强制安装过苦不堪言的流氓插件。但是在创办奇虎公司之后,周鸿祎慷慨激昂地发表了反对流氓插件的宣言,俨然一张斗士的面孔。

这场战争迄今尚未结束,没有人知道最终的胜利者,但看起来双方似乎都因“破窗效应”而获益匪浅。他们之间的诉讼依旧在等待最高院的裁决,周鸿祎与马化腾之间的怨恨也始终未曾消弭。

然而无论主动或是被动,马化腾和他的帝国都在改变。他们正在从封闭变得开放,除非遇到更强大的敌人(譬如马云与他的阿里巴巴),而被动选择了自我封闭。当阿里巴巴“控制购物体验,控制淘宝交易风险”的理由封杀了微信后,腾讯也以类似的理由封杀了淘宝。媒体夸张地形容说,淘宝与微信的相互封杀,只是阿里巴巴和腾讯打造“互联网金融”帝国的第一枪。

人们显然忽略了一个事实:尽管在面对阿里巴巴冲击的时候,微信关闭了其支付通道,再次奉行起“孤立主义”来,但马化腾与马云的合作却并未终止,双方参与共建的网络保险公司众安在线依然受到“未来学家”们的青睐。

这种改变,毫无疑问拜周鸿祎所赐,尽管马化腾及其“企鹅帝国”在中国商业地图上已经拥有最强大的势力,足以使其对周鸿祎的挑战视若无物。可是三年前却并非如此。那时候当他发现局势正在朝着期望的反方向逆转时,他集结了其他四家公司对周鸿祎示威。于是这场江湖争斗,一下子演变成了“3Q事件”。

支持者、反对者、幸灾乐祸者们大都仅止扮演“围观者”的角色,就像他们在互联网行业一直扮演的角色一样。互联网从它商业化的那天开始,就是在创新与杀戮的夹缝中艰难地往前走,每个人都希望自己成为“硅谷海盗”,拥有巧取豪夺的权力。并购与分拆,合并与重组。比尔·盖茨抢走苹果,拉里·埃里森又帮乔布斯夺了回来。拉里与谢尔盖创立了谷歌帝国,微软和雅虎就得寻找新的突破……

“海盗模式”没什么道德可言,但是没有一个硅谷海盗会随意挑起战争,人们鼓励创新并且愿意收购那些拥有未来的创新者,而不是通过偷窃或抢劫使其一无所有。

今天,马化腾意识到他的敌人不是周鸿祎而是时间。他没法斗得过时间。“我们发现自己有时候在这个行业,不知道年轻人喜欢什么,我觉得这是最可怕的。”他说。于是他开始学会如何在杀戮中单方面宣布停火,也学会了如何通过谈判来终止杀戮。他意识到未来充满无限的可能性,封闭系统只能使巨人倒下仅存体温。他意识到开放是根本性转变,是关系未来方向的决定性因素;开放不只是开放产品,而是思维方法、商业模式、行为实践的一系列转变。

“当我们越来越充分地认识到这样的事实:进步取决于我们、取决于我们的警醒、取决于我们的努力、取决于我们目标概念的清晰、取决于现实主义的目标选择,那么,我们就将做得更好。”卡尔·波普尔在《开放社会及其敌人》的结尾写道。正是基于这样的判断,我对马化腾及其“企鹅帝国”所带给我们的改变保持谨慎的乐观——如果它们不重返封闭系统。